华泰资管前5月业绩双冠王 踩雷帝国盛资管连亏

此外,2018年11月15日,深圳证监局还实施了对国盛资管的警示函措施。警示函显示,国盛资管在未取得证券自营资格的情况下,以自有资金先后购买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银鹤19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600万元、金狮3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0000万元。深圳证监局称,上述情形反映出公司在自有资金使用内部控制方面存在缺陷,应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并加强合规风控人员配备。

面对业绩压力,作为国盛证券全资子公司的国盛资管充当起了“先锋”,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大量发行集合资管计划,尤其是非标集合资管计划。

业绩对赌催生激进资管风格?

据记者梳理,去年以来,国盛资管至少有8只产品发生违约,分别是国盛资管神鹰38号、55号、78号、91号、100号、102号、123号、118号,合计募集规模近13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产品大部分发放贷款给了东方金钰、猛狮科技、天业股份、凯迪生态、龙力生物和千山药机这些深陷债务危机的上市公司,而且部分上市公司还面临退市风险,因此不少人戏称之为:“精准踩雷”。

据记者了解,2015~2016年,国盛金控筹划收购国盛证券,并与中江信托签订《业绩承诺补偿协议》。其中约定,中江信托承诺国盛证券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年度经审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4亿元、7.9亿元、8.5亿元。如果国盛证券在业绩承诺期未实际完成承诺净利润数,中江信托应按照《业绩承诺补偿协议》的约定进行业绩补偿。

不过,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国盛资管也面临着“踩雷”风波的后遗症。此前深圳证监局披露的2018年第二季度证券期货纠纷投诉情况的通报显示,2018年4~6月,深圳证监局收到针对证券经营机构的投诉件共157件,其中投诉量最大的就是针对国盛资管总部及在深营业部,达31件,占比近两成。

上文提到国盛资管5月净利润为-58.18万元,前5个月累计为-1343.38万元。对于这样的业绩,市场普遍认为是由于国盛资管去年以来“踩雷”所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国盛资管神鹰102号集合资管计划通过万向信托将集合资管计划资金用于向山东天业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天业股份)发放信托贷款。2018年3月6日,天业股份未按资管合同约定还本付息,国盛资管代表集合资管计划起诉天业股份。不过,后来国盛资管和天业股份达成和解协议,已撤诉。

上述券商资管中,净利润虽然有增有减,但总体而言,尚未发生亏损,但国盛资管除外。

记者从中基协网站查询发现,2016年和2017年,国盛资管分别备案了14只、9只资管计划,但由于“踩雷”事件发酵,国盛资管2018年仅备案了3只产品。但也正是得益于产品数量及规模的扩张,国盛资管在近几年发展也确实较为迅速:2015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28.77万元、2988.72万元、5306.40万元及2456.37万元。

但是2019年2月21日,14名自然人投资者因对国盛资管管理的“国盛资管神鹰102号天业股份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处置方案产生争议,向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3月21日,该法院已受理该诉讼。对此,国盛证券认为,这有可能对公司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发生重大影响。

“一家资管公司能如此频繁地‘踩雷’实属罕见,也体现了国盛资管较为激进的风格。但是‘潮水退去后,也就能看见谁在裸泳了’。我觉得这或许和国盛金控与中江信托围绕国盛证券的业绩对赌有关。”对此,有业内人士评价道。

对于上述种种违约,国盛金控曾在2018年半年报中表示,面对个别资管计划融资人违约事件,国盛资管恪守管理人职责,积极沟通、协调,努力维护资管计划投资人利益。

上一篇:《大秦帝国之天下》张鲁一挑战嬴政一角 徐天“ 下一篇:自媒体当道,SEO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