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疆党旗红】“草根卫士”杨天才:巡边之路三十载

  15公里的巡界路,杨天才带上斗笠,背上水壶,拿起镰刀,一个往返就是两三天。饿了吃干粮,渴了喝泉水,休息的时候就借宿在边民棚屋里。“坚持走到现在的,只有我一个了。”他一边介绍,一边提醒记者注意脚下湿滑。

  前些年,杨天才的一位亲戚未经批准,砍伐边境上种植的杉树,杨天才当着小组干部和群众的面,义正辞严地说:“砍伐木材是犯法的,我必须一视同仁,亲戚也不能例外。”杨天才先后协助处理了大大小小的盗林、盗猎事件100余件,有效地保护了边境一线的森林资源。

  出生于1954年,曾担任民兵连副指导员的他,从1984年被选为外事界务员的那天起,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并一路走到今天。

  除了惊心动魄的遭遇与斗智斗勇,界务员这份工作还意味着更多责任。上级部门要求每个月巡查两三次,可他坚持一个月四五次的巡界频率,总是多于政府规定的次数,因为他坚持:“不去边界走走,不容易发现问题。”

  巡查边界 守卫国境

【边疆党旗红】“草根卫士”杨天才:巡边之路三十载

  杨天才与界碑。张旭 摄

  有一次杨天才巡山归来,突然发现一处起火点,几十平米的杂草垫即将烧完,他顾不上多想,迅速脱下衣服围着起火点扑救。通过努力,他终于将火势控制。这时他的两只手已被烧起了水泡,脚上的胶鞋也烧软了。“没有引起火灾,这是最重要的。”在杨天才负责的界段内,从未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

  到了界碑处,杨天才用镰刀割去刚长出来的小草,又擦去界碑上的泥痕。这份工作看起来平凡,但也暗藏危险。路边风化的石碑有骷髅头的标志,表明这里曾经是雷区。

  白天家中开灯才不会昏暗,但杨天才并不在意。张旭 摄

  现在的巡查道路相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有的地方车辆可通过。步行大约半小时,杨天才和记者一行来到140号界碑。“尖顶的界碑是越南立的,中间有个十字刻痕的是我们国家立的。”

  “年轻人觉得界务员的待遇不高,他们需要收入养家。我不一样,家里人都很支持我,只要身体允许,我还会继续干下去,守好界碑!”在与记者告别时,杨天才坚定地说。

  这些年,界务员人数增加了,杨天才负责的巡查范围从原来的15公里缩减到了5公里。不用去巡边的时候,杨天才就和老伴一起在家做农活,家里养了猪,也有农田要忙,但这些都影响不了杨天才定期的巡界之行。

  河口县桥头乡是一个集山区、边疆的乡镇,边境线长达81公里,有42个界碑,边境线上杂草丛生,林深路陡,属于亚热带气候,管边护边工作任务重,体力消耗大。林中蚊虫肆虐,再加上雨季的潮湿闷热,杂草疯长,巡界之路要靠他手中的镰刀一点点砍出来。

  “年轻那会儿有同乡喊我去外面打工,他主要是做边境贸易,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到几千元,比我一年的补助都多,但界务员的工作必须有人做,这是党和人民的需要,我不能走。”

上一篇:2017天猫广告文案合集:优雅地让你心甘情愿吃土 下一篇:河南黄河滩区5个居民迁建项目将获省级投资7.4亿元